中国策划对北极控制

美国詹姆斯顿基金会《我国简报》9月25日文章,原题:我国密谋北极?淡定 现在,淡化我国对北极的兴趣可谓"不符合风向"。最近的新闻说,北京方案出版一份北极航行指南,或者我国投资者计划为俄罗斯在亚马尔半岛的天然气开发供给资金。


这一切给人以一种我国大举进入北极的印象。跟着2013年我国成为北极理事会观察员,一些分析家信任,我国正在策划对北极区域的歹意控制。

我国在国际上的形象确实或许显得粗暴,它对国际法的解说也不符合常规。但在北极方面,我国构不成一些人所称的要挟。许多我国评论家关于我国未来在北极的角色发表的观点并无争议,几个北极国家也着重,它们乐见我国加入。

把我国与其他非北极国家作比较就可发现,我国与印度或新加坡对北极的兴趣并无二致。至于我国不久前成为北极理事会观察员,这虽是项外交政策成功,但肯定不算了不起的成功。可以说,我国在取得这个好处的过程中退让多于得益。

西方眼里我国的北极情绪受到高度选择性报导的影响,特别是在北极管理和资源方面。比方,4年多前尹卓少将说的一番话,大意是没有国家对北极拥有主权,我国的大国位置使其有"不可或缺的效果"--至今仍被引证。

其实,毫无争议--甚至常规--的说法也很多。比方在2013年,我国极地研究中心主任杨惠根表示,"咱们以为,(北极)资源不是咱们的,我国与北极国家在能源范畴的合作将是全球化布景下各国经济合作扩展天然产生的。"

每个国家都有鹰派,在我国的北极争辩如任何其他争辩相同有不同定见。这种更平衡的争辩却不见于西方报导。

北京对北极的兴趣有三:利用科学了解北极气候变化怎么影响我国的粮食生产和天气;断定北方航道能否替代现有航道;以及保证我国获得碳氢化合物和鱼类等资源。尽管我国的政策尚处于"构想的初级阶段",但我国的兴趣与其他非北极国家如日本、韩国惊人的相似。

笔者和一名搭档不久前采访了几乎一切北极国家的外交官。几位外交官着重,他们不仅对我国放心,而且以为北京的请求得到批准对他们很重要。比方,在挪威等国看来,吸收我国成为观察员至关重要。俄罗斯和加拿大尽管不太热心承受新观察员,但也没有对立我国。



回到

顶部